欢迎来到 - 群接龙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经典语句 >

3岁男孩掉百米深井身亡续 家属索赔120万未果

时间:2021-02-18 08:48 点击:
昨晚10点左右,工程承包商委托的律师从河北老家赶了过来,在崔各庄乡政府工作人员搭建的平台下,家属方由小俊爸爸的二舅出面协商。在协商中,家属向崔各庄乡政府

3岁男孩掉百米深井身亡续 家属索赔120万未果

▲孩子妈妈向丈夫哭诉,丈夫一脸茫然地看着前方。

3岁男孩掉百米深井身亡续 家属索赔120万未果

▲孩子家属们草拟的索赔清单。 本报记者徐晓帆摄

  家属索赔120万协商未果

  因最终救援方案未获家属同意昨暂停打捞

  自前晚8点半至今,由于最后的救援方案未获小俊(化名)的家属同意,救援打捞小俊遗体的行动中止。昨晚,大型的救援设备撤离工地,家属方和施工方的律师已经碰面开始协商善后事宜。小俊的家属初步拟定了赔偿方案,包括丧葬费、精神损失费等一共索赔约120万元,但建筑工程承包商委托的律师称无法接受。

  □暂停打捞

  大型救援设备撤离

  前晚8点半,现场指挥部提出一个被称为“切管”的最后救援方案,即将特制切刀放入井下,切断抽水管,之后进一步救援。因其可能伤及小俊身体,家属们最终没有答应这一方案。打捞工作自此停止。

  昨天凌晨,现场一片寂静,强光照明灯全部关闭,5名工作人员看守在井边,其余人员坐在一旁。昨晚7点左右,井口旁,几名工人正用乙炔切割器切开几个废弃的铁皮油桶。家属们以为工人要封井,立即上前制止,奶奶更是迈着不便的步伐奔向井口。崔各庄乡政府工作人员解释称,因即将下雨,此举是为在井口用铁皮挡雨。半小时后,现场所有的施工车辆全部撤离,包括此前待命的吊车和挖掘机等。现场已经没有任何大型设备。

  北京民众安全应急救援研究所队长杨艳武说,在这次救援当中,应该是国内井下救援规模较大的一次。本次参与救援的组织包括北京民众安全应急救援研究所、北京消防和中国国际救援队等。

  □善后协商

  家属索赔120万元

  昨天下午1点多,崔各庄乡政府和朝阳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员来到在建建材城南楼的一层称,已联系京旺建材城建筑工程承包商负责人的妻子与律师,于当日下午6点协商善后赔偿一事。下午3点,崔各庄乡政府为小俊的家属提供了免费法律援助。

  小俊的家属们草拟了一份赔偿清单,其中的诉求包括丧葬费,死亡补偿费,受害人亲属的误工、交通、住宿和丧葬支出的损失,家属精神损害补偿,全家搬迁致丧失目前稳定收入的费用等,合计1200092元。

  小俊的爸爸说,不管最终赔多少钱,他都不会动:“我自己有手有脚,能养活自己,这笔钱留在那,算个念想。”

  昨晚10点左右,工程承包商委托的律师从河北老家赶了过来,在崔各庄乡政府工作人员搭建的平台下,家属方由小俊爸爸的二舅出面协商。律师称,由于承包商张建国(音)已被刑拘,受委托目前由他来处理此事。另据律师透露,工地上另外两名工人也被刑拘。律师称,张建国(音)是农村家庭,经济条件有限,对于赔偿金额没有具体的想法,但是表示他们愿意承担一定的责任,但是必须量力而行。家属方并未详细提出索赔项目,笼统提出需要120万,对方律师称并非不合适,但无法接受。家属方表示,会再请专业的律师继续商量,时间再定。协商半小时后,几方各自离去。

  在协商中,家属向崔各庄乡政府提出,希望在井盖周边搭起围栏,不让他人从此经过,方便以后祭拜的时候找到地方。乡政府工作人员称这是一条公路,不能满足。

  □多方救助

  家乡领导来京探望

  昨天下午2点40分,小俊父亲聂叶圣所在的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和市属含山县县委的3名领导,听闻此事后特地来京探望小俊的家属们。

  “还是在京打工的含山工友们告诉我们后才知道这件事儿。”当地领导握着小俊奶奶的手,以家乡话叮嘱小俊的家属们,一定要保重身体,“谁都没有料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这几天我们都会待在北京,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联系”。

  □特写

  “下辈子还要做祖孙三代”

  昨晨7点早饭时,在建的京旺建材城南楼东北侧,小俊的奶奶独坐台阶上,望着井口,不时抬起布满皱纹的双手,默声抹泪。亲属们纷纷跑来想要劝回老人,奶奶甩开手,“都回去,不听你们的!”

  事发至今,南楼一层大厅里,亲属们几乎每天都只睡1个小时。前天中午11点,花岗岩地砖铺成的地上,横排拼凑着四五张木板。有的木板上铺着从家里带来的薄薄一层被褥,有的仅垫着一层扯开的编织袋。睡在上面,地砖的凉气穿过垫层,直冰后背与心房。

  两脚并拢,身体蜷曲,小俊的母亲何雪梅和父亲聂叶圣保持一样的睡姿,相对着侧卧,中间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两人的手搭在一起。

  “他们这是给小俊留着位子呢!”小俊的小姑说,只要这一家三口睡在一起,就会是这样的姿势,小俊由父母拍哄着入睡。

  “孩子最黏我!”何雪梅说,有时晚上看完电视,小俊总闹着想跟她睡,说“儿子乖,妈妈哄儿子一起睡吧”。就这样,何雪梅的梦里,常有带着小俊玩耍的镜头。

  “可是刚才,我的梦里没有他”,1小时后醒来的何雪梅眼神恍惚。

  摸着地板上的被褥,何雪梅说,醒了才意识到孩子真的没了,“都说人死了还有灵魂,但这一次,小俊沉得太深,他的魂离我越来越远……”

  前晚,自众人得知只剩那最后一个方案,却有可能在实施过程中伤及小俊的遗体后,亲属们无人合眼。约10个小时的时间里,对于是否实施此方案,大家意见不一。

  “既然孩子最爱来此踢球,不如就让他待在这最后的地方吧。”有亲属提出,现场救援确实困难重重,救援人员也已尽力,“冰冷的水下待了三天四夜,你们愿意孩子再被切刀伤得体无完肤?”但小俊的奶奶摇头,含泪咬牙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奶奶现年62岁,今年春节后来京。平日,聂叶圣夫妻二人上班,就由奶奶在家照顾小俊。

  “这小家伙爱玩儿,却也乖巧。”提起生前的小俊,奶奶还是会笑,这是她给小俊的评价。她说,自己血糖偏低,有时干家务累了,扶墙休息会儿时,小俊就会跑来扶着自己说,“让小孙子来帮你”。

  前天晚上,关于是否就地掩埋小俊的讨论里,亲友们“放弃打捞”的建议,伤了这位六旬的老人和何雪梅。“刚3岁的孩子,很多好吃、好穿的都还没用过,怎么可以就睡在这冰冷的井下?”奶奶颤抖着,坚定地指向井口,“不能埋井!”

  抱着老人,何雪梅点头,“孩子不捞上来,魂魄就被压着没法投胎,下辈子我们还要做祖孙三代的”。

  □事件回顾

  ◎13日17点30分

  南皋村村北在建的京旺建材城前空地上,小俊追皮球时,坠入一个无盖的空调管道井,卡在井下约10米的位置。事后孩子的母亲和父亲与村民一同,尝试用绳索圈住孩子的脚往上拉,但卡得太死,拉不动。

  ◎13日17点43分

  消防队员到场,往井下输送氧气。

  ◎13日19点

  孩子在井内再次坠落。其间曾有消防员试图下井施救,但由于井口太小,且井中有一个抽水管,消防员在井下约10米处被卡,无法下井。

  ◎13日21点至23点55分

  挖掘机和破碎机等大型设备在井东侧近20米处挖坑,计划从坑下横向开掘管道。由于可能危及孩子安全,建筑物地基不稳致房子倒塌等,挖至三四米深后停止,随后该坑被填。

  ◎14日11点半左右

  小俊的位置确定在井下41.8米处。

  ◎14日17点40分

  救援人员以弯形救援工具抓住孩子的脚后向上拉救,由于孩子卡在管道接缝处最终无法上拉。唯一可确定的是,小俊身体僵硬,已无生命体征。

  ◎14日21点至15日零点

  救援人员多次将勺状铁管放下井中,由于井内狭窄,铁管弯曲,无法顺利送至井下40多米,均未成功。

  ◎15日3点50分至4点

  救援人员以绳子、挖掘机等,逐节拉出抽水管。在拉至第13节时,抽水管断开。被拉出的部分长度为39米。小俊下坠至井下60多米。

  ◎15日15点

  经探测,自井口向下80米的范围内,未见小俊。

  ◎16日17点35分至20点30分

  家属被告知仅剩最后一个方案,即将特制切刀放入井下,切断抽水管后再救援。因其可能伤及小俊身体,家属并未答应执行。

  ◎16日20点至今

  现场打捞工作暂停。方案是否执行,家属们意见不一。

  本报记者苗飞飞佘韵卿怀若谷实习记者陈俊宇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链接: 快三群 | 中国天气台风网 | 股票配资平台 | 加拿大28微信群 | 幸运飞艇老群 | 北京赛车群 | 幸运飞艇微信群 | 幸运飞艇信誉群 | pc蛋蛋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极速赛车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快三计划群 | 斗地主群 | 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5群| 赛车群| 吉林快三群| 澳洲幸运5QQ群